【總目錄】 【最新文章】 【星座男】 【星座女】 【星座愛情】 【星座排行】 【十二星座】 【生肖文章】

【斯蒂芬】2019年1月21日獅子座大月食

標籤: , ,

【斯蒂芬】2019年1月21日獅子座大月食

斯蒂芬·弗里斯特,進化占星學的創始人之一,當今世界最有影響力的占星大師之一,《內在的天空》等系列占星著作作者。 ——譯者:幻覺
如果你生活在美洲,1月20日到21日的夜空將上演一場月全食大秀。
月食不罕見,但伴隨著所謂“超級月亮”的月食就非常特殊了。屆時如果夜空晴朗,你會看見一個特別大的滿月變暗,中間甚至變成紅銅色。

警告:我保證媒體又會大肆渲染,讓已經厭倦電影特效的人們真看到月食就感覺非常失望。我現在可以看到雅虎上誇張的頭條:巨大的月食遮住整個天空!當然還有些地方有些人為出那十五分鐘的名不惜造謠些大陰謀論,比如政府掩蓋了月球將與地球相撞的事實,這鍋可能還扣在某個政治人物的不當行為上。

別管那些誇張,可以的話,真的請你看看這場天空大秀。期待值保持在有點像夜空上映一出真實星戰電影好了。

月食是慵懶的,有點像漫長的、徐徐的冬季落日,或像吃完嘴裡的最後一塊巧克力。比如,全食部分就持續大約一小時,比起日全食的瘋狂幾分鐘,這是頭完全不同的野獸,但不可否認,它更壯觀。2019年1月的這次月食大秀,從一開始幾乎看不出來的擦邊接觸,地球陰影的外緣擦上月球,到最後並不轟動而是抽抽搭搭的完全結束,持續大約五個小時。

真正不要錯過的是全食部分,美國東部時間1月20日晚11:41到12:43,西部時區更幸運,時間更方便:1月20日晚8:31到9:43,值得提前一小時觀測,那時月食的本影期就開始了。


所以帶上一保溫杯熱茶和一個毯子出去吧……當然要在南美就好說了,就放鬆享受吧。

月全食頻繁發生,不像日食,只要月亮還在天上,你就經常可以在地球的各個地方觀測到它。我們都會迎來另一次的,比如,2021年5月26日有,2022年5月15日有,2022年11月8日還有。

多得很對不對?

這次月全食很特別,因為它伴隨著一個“超級月亮”。這個詞聽著好像不祥,那是因為媒體誇大渲染了事實。但超級月亮的效應是真的,背後的原理很簡單,月球的繞地軌道不是特別圓,有時靠近地球一些,因此月亮看著更大,有時遠離地球一些,看著就會更小。月亮外觀尺寸的變化很明顯,“近地點”滿月看著比“遠地點”滿月大上14%左右。

人們一般不太注意有兩個原因:首先一個月只有一次滿月,等兩次滿月做比較需要的時間很長。其次,更重要的是,絕大部分滿月不是近地點或遠地點滿月,尺寸在最大直徑和最小直徑之間,比較起來也不明顯。

遠地點月亮與近地點月亮

先上個圖。


遠地點滿月vs近地點滿月

這個圖生動地表現了遠地點滿月和近地點滿月的尺寸比較。你會發現確實很明顯。

敲黑板,這段天文課的重點是:1月21日我們得到雙料的:又大又美的近地點滿月正好還發生月全食。這拼盤顯然罕見,我打賭就算外星人也要跑出來看看。

轉變視角:如果我們在月球表面觀測這個星相,而不是在地球表面,會什麼樣?月食的時候,地球直接插在太陽和月亮之間,所以地球的影子投到月球表面。如果你從月亮上看,會看到類似日食的景象,地球擋住太陽的臉。

這種景象確實很壯觀啊,那樣你會看到地球像個大黑盤子,邊緣閃爍一圈橘色、紅色、深紅色的光,想想都起雞皮疙瘩。那圈橘色、紅色、深紅色的光,對地球來說,就是那個特定時刻一切日出和日落的組合。

太神奇了吧?但想看的話,你需要趕上下班去月球的公車。

以我們剛剛學完的東西為基礎,下一步接近地球。月食的時候,你看到的投到月球表面的影子其實是地球上一切日出和日落的光,所以月食一般更接近紅銅色而不是黑色。

當然我們都知道,日出和日落有著各種各樣的顏色,從一般般到令人驚詫。所以每個月全食到底什麼顏色也很難預測,你能預測今晚的日落是不是令人難忘的顏色?不能吧。講真,1月21日你看到還是地球的天氣,這方面天氣預報員也經常出錯。

這部分就不太浪漫了,月食也反映了我們大氣的污染程度,1991年6月,菲律賓的皮納圖博火山噴發,一年半過去之後,空氣中還有很多火山灰,之後的月食幾乎就是黑色的。

1月21日這個月食看著什麼樣?誰也不知道……就和誰也說不好那晚的具體天氣一樣。

沙羅周期

現在多談點技術的,堅持看下去!出於種種原因,這部分不是簡短的科學課,只是我們可能更接近了在進化占星上的一次真正的技術突破,由澳大利亞同行莫雷·比徹姆開創的突破。

過會兒再說莫雷。

每個月都有一次日月對沖,就是一個普通的滿月,那為什麼並非每個月都有月食?很簡單:地球的影子一般是完全錯過月球的,月球在地球上邊一點或下邊一點,當月球穿過地球影子的最邊緣時,可能是一次幾乎看不出來的半影月食。也可能地球的影子擦過月亮,產生更暗些的影子,形成月偏食,或就是完全蓋上了,就是這個月這種月全食。

月食發生的時候,月亮必須非常靠近北交點或南交點,也就是說,日月不僅在星座位置上是一條線,在赤緯上也是一條線,這才是最關鍵的部分(日食也一樣)。

每個日月食都有獨特的屬性,比如持續時長?全食還是偏食?太陽或月亮的表面看到多大?月亮是對齊北交點還是南交點?

早在兩千年前,迦勒底占星家——當時的天文學家們就發現,發生日月食的相同條件像時鐘一樣精準重複。這讓他們能夠非常準確地預測日月食。他們稱這個週期為沙羅周期,長度是18年11天8小時。在這麼精確的時間間隔後,太陽、地球和月球又回到幾乎完全相同的相對關係,以相同的方式排列,幾乎完全相同的日月食發生。

最後一句話——幾乎完全相同的日月食——非常關鍵。前面我已經講過,今年1月的月食後,2021年5月還有月食,僅僅過了2年零4個月——離一個沙羅周期還差得很遠。那將是一次在持續時長、月球可視大小等方面完全不同的月食。


所以,所有日月食都屬於特定的沙羅周期,像家譜一樣,同一周期的日月食擁有同樣的的天文基因,它們放一起被稱為一個沙羅系列。

順便說一下,日食和​​月食有不同的沙羅系列,它們都有編號。比如,當前有41個活躍的月食沙羅系列正在發生,但每個沙羅系列都在進化,最終也會死亡。它們的時間跨度非常大,你可以想像一個沙羅系列會持續很長很長時間,比如,一千年。

暈了沒?

顯然,這是個複雜領域,這篇文章的長度和形式讓我們無法講完夠寫一本書的技術。如果你想了解更多,維基百科上有篇關於沙羅周期的好文章——那文章簡直就是處女座的天堂。

你可能想知道這些和占星有什麼關係。先說“關係不太多”比較好。你自己的實際情況可能與我不同,但以我的經驗看,月食雖然在視覺上吸引人,對我的影響並不比每月的滿月大多少——都一樣嘛,我只是長了皮毛,尖牙但也流著人類血液的迷人的傢伙。

但從沙羅系列看,這些相同的月食可能給進化占星的基本原理補足一個強有力的缺失環節。關鍵是要記住,月亮的南北交點對日月食至關重要,月亮的南北交點正是讓進化占星成為占星領域內一門獨特學科的核心,正是南北交點連起了星盤的輪迴— —你的靈魂走過人類歷史的漫長旅程。可能月食——和沙羅系列——可以將我們的注意力集中在歷史上的特定時期,也許是你感覺莫名熟悉且真實的時期。

前面我提到了莫雷·比徹姆,他是我在澳大利亞的教學計劃的初始​​成員之一,他對月食的沙羅系列有些非常迷人的構想。可惜他的書《神秘週期:占星與月食的沙羅周期》現在亞馬遜是絕版狀態。但通過美國占星師聯合會還可以買到。


莫雷·比徹姆
莫雷在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做過很多講座,他的作品在北半球不太為人所知。他的設想還在繼續成型發展,我已經覺得它們特別迷人了。

簡要說一下他的技術理論:

尋找你出生前的那次月食,不一定是月全食,月偏食、半影月食都可以,找出這個出生前月食所屬的沙羅系列,然後找到這系列的第一個本影月食,那就是整個沙羅系列的誕生。莫雷指出,一定要找到第一個本影月食(即全食或偏食),而不是那系列的第一個月食,因為第一個往往是半影月食,不算數。

那麼,實踐檢驗呢?好吧,我承認現在說“證明”還太早,但有些讓我很著迷的:

我出生前的月食屬於116月食沙羅系列,這個系列從公元1155年6月16日的本影月食開始。

下面就是完全主觀的內容了,很可能毫無意義。對於我要傳遞的這些信息,我還能說的就是,所有占星技術的第一個測試不可避免地是根據自己的個人經驗而來。我永遠不會教那些在我的生活中都不適用的經驗。當然,為保證我們沒有將個人傳說演變成宇宙哲學,我們最終一定要超越自己那狹隘的自我世界,在開口之前,需要確定我們的推測對人們整體來說是有幫助的。

但我可以說的一切,最初都從我個人的占星經驗開始,這是很自然的事,這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我出生前那個月食的沙羅系列開始於12世紀,中世紀鼎盛時代,放下真假不談,我自己確實總是強烈地、自發地感覺自己和那個時代有關。哥特式建築拔地而起,一種人本主義進入基督信仰,伴隨著它,我的很多社會和個人層面的戰鬥開始了,直至這一生還在為之奮鬥。多年前,當我第一次讀到羅德尼·科林的《天體影響理論》時,第一次聽說克呂尼修道院時,身上汗毛直豎。難道我曾是個受過良好教育的修道士?我自己真這麼認為——在啟動“我的沙羅系列”的月食發生時,克呂尼正處於活躍的改革運動中。直到我遇到莫雷·比徹姆,才知道我和那個時代在星相上的聯繫。

與很多西方人一樣,我對中國歷史的了解極為有限,十年前開始在那裡教書以來,知道的多了一些。我對中國有種奇怪的熟悉感,這讓我確信前世曾生活在那裡。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原因,過去第一次接觸宋代的建築、氣質和浪漫歷史時,心中就亮了起來。我確信前世曾在那個時代生活過。

你猜對了:這一切帶著116號沙羅系列的指紋。摘取維基百科上的一段話:“南宋(1127-1279),指宋朝失去對中國北方的控制後的時期……期間宋朝退守江南,在臨安(今杭州)建都”。這段話也讓我起雞皮疙瘩。我曾在杭州度過許多快樂的日子,在那裡經常有種強烈的似曾相識的感覺,尤其在杭州山上的佛教寺院裡。


中國

我的心告訴我,莫雷·比徹姆對月食沙羅系列的研究很可能就是進展。前面的兩個例子裡,前世我真的曾在其中之一生活,或兩個都在嗎?如果兩個都是,那我的輪迴是不是被沙羅周期的分階段分開的?

如果我必須提出一個假設,會是這樣的:確定出生前月食所在的月食沙羅周期的第一個本影月食的時代,你在那個時代中的前世或多次前世反應了今日你還在受報的業力問題的根源。

我還想繼續這個明顯的推測,即我們可能會在“我們的沙羅系列”的後續月食前後出生。但我還沒有探索過這種可能性。

時間會證明這個假設是否有用嗎?
像占星上一切具有持久價值的東西一樣,這答案不會來自一個人,而來自在時間這個煉金術熔爐中,不斷結合的思想和整個占星集體。也就是說,我們可能需要經過一兩代人才知道答案,但前提是,我們先要提出問題。

無論如何,1月21日這個要多大有多大的超級滿月月食在夜空中變成紅銅色時,這是些值得思考的東西。

最後一個想法——即將發生的月食所在的月亮沙羅系列,其初始月食出現在1694年7月7日。時光流逝,現在可以看看那個歷史時期前後的動態是否與現在即將出生的小孩有些明顯的業力關聯,這是有趣的一點。我注意到,那時英國銀行成立,它成為絕大部分現代央行的基礎模型。這也是有意思的一點,尤其考慮到天王星將在3月6日進入金牛座,似乎世界經濟將迎來重要演變甚至革命,我們面對越來越多人稱之為“晚期資本主義”階段,是不是說1694年英國銀行成立以來我們與錢的關係將在這時進入受報期?拭目以待……

斯蒂芬

附:NASA的沙羅周期查詢:https://eclipse.gsfc.nasa.gov/eclipse.html

出處:星譯社

本月星座運勢

  1. 【人文占星B / s】2019年1月12星座運程
  2. 【水藍色眼淚】2019年十二星座2月運勢
  3. 【星座小容女】12星座2019年2月運勢播報
  4. 【科技紫微】2019年2月運勢:春節,你能諸事順利嗎?
  5. 【艾菲爾】2019農曆新年前,十二星座桃花運最強排行榜
下一篇文章較新的文章 上一篇文章較舊的文章 首頁

0 意見:

張貼留言